当前位置:首页  统战新语 >>正文
【读史忆人·段子】文胆
发布时间:2015-12-08  作者:仁言  

原标题:【读史忆人·段子】文胆

 

【无政可议】

1941年3月1日,张奚若在国民参政会二届一次会议上发言。他尖锐批驳孔祥熙的财政报告,话锋犀利。主持会议的蒋介石大为恼火,长时间按铃警告,要他中止发言,接着又悻悻地说:欢迎发表意见,但请注意态度,用语尖刻不好。张奚若不为所动,坚持发言完毕才离场而去,随即返回昆明西南联大,以示抗议。后来,国民参政会寄去开会的通知和路费,张奚若回电说:“无政可议,路费退回”,从此不再参加国民参政会。后来,在西南联大的一次讲座中,张奚若面对六七千名听众,对国民党进行了猛烈抨击。他说:“现在中国政权为一些毫无知识的、非常愚蠢的、极端贪污的、极端反动的和非常专制的政治集团所垄断。假如我有机会看到蒋先生,我一定对他说,请他下野。这是客气话。说得不客气点,便是请他滚蛋!”

张奚若(1889—1973),陕西大荔人。爱国民主人士、社会活动家、政治学家。新中国成立后,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、政务院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教育部部长、对外文化联络委员会主任、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等职。

【狱中入学】

1923年,蒋渭水在台湾“治警事件”中被日本殖民当局投入监狱。身陷囹圄期间,他携带百数十种书籍,作为狱中的精神食粮。蒋渭水这段入狱生活仿佛“入学”一般,阅读了一些想读而平时又没有时间读的书籍。与此同时,蒋渭水还创作了大量作品,《入狱日记》、《狱中随笔》就是其中的代表作。通过狱中的学习和写作,蒋渭水的知识水平和思想境界有了极大提升,由入狱前只能讲医学课程,进步到出狱后能讲政治哲学、文化主义等。蒋渭水自己说,入狱期间“犹如去了早稻田大学一般”,甚至连狱中的流氓也尊敬地说:“文化头的蒋先生来了。”

蒋渭水(1891—1931),祖籍福建龙溪(今龙海市),台湾宜兰人。为日据时期台湾著名的反帝、反殖民运动领袖,被后世誉为“台湾的孙中山”。

【不打自招】

1946年1月10日,旧的政治协商会议在国民政府礼堂举行。国民党对会议的内容和范围作了种种的规定和限制,实际上仍想保持一党专政的实权。这种行为引起了其他各党派的不满。1月15日,黄炎培在第五次大会作了发言,针对蒋介石在国民党六届大会上对筹组联合政府的攻击,进行了严正的批驳。黄炎培说:“有些政府里的要人,骂热心参与政治、要求组织联合政府者为分赃主义。用这种话来骂人是个莫大的笑话,实在太荒谬了。这些人读过孙中山的《三民主义》吗?殊不知你政府要人骂联合政府和参与政治为分赃,首先就不打自招地认为你所把持的政权是赃物了。岂不是自居于窃国自盗的大盗贼的地位吗?所以,我奉劝那些大人先生再不要闹这种笑话了。”

黄炎培(1878—1965),江苏川沙(今属上海)人。伟大的爱国主义者、杰出的职业教育家、著名的社会活动家,中国民主建国会、中华职业教育社的创始人和领导者。新中国成立后,曾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、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、全国政协副主席等。

【文化重建】

1945年10月,宋斐如参与台湾光复后的接受工作,并被任命为教育处副处长。抵台后,宋斐如随即展开了对台湾文化教育的改造。他认为,台湾的物质文明或已建立了基础,但因为受到日本50年殖民统治的奴化教育,上层的精神文明却还在荒芜中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台湾的文化重建比物质重建更重要。为此,宋斐如认为要从三个方面入手:首先要教育600万台胞变成主人翁,然后要使台湾归宗,回到汉文化的正统,最后还要培养台胞成为具有世界眼光的人。要将长江大河、五岳长城的雄壮观念,灌注给台湾同胞,让台湾同胞接受新潮流与新的人生观,彻底抛弃日本“盆栽文化”的影响。

宋斐如(1902—1947),祖籍福建同安,台湾台南人。年轻时,先后在台北商工学校、北京大学经济系就读。1930年,自北大毕业后留任助教。1947年因宣传国共和谈,在“二·二八”事件中遭国民党秘密逮捕杀害。

本文系独家原创,任何媒介转载须注明来自微信号“统战新语(tongzhanxinyu)”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。

版权所有: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党委统战部 .
地址: 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  邮政编码:266580   E-mail:sdtzb@upc.edu.cn